学术动态
合作交流
白云翔教授谈“秦汉铜器的时代特色及历史地位”
时间:2017-06-03   来源:   作者: 文/李思,图/宋晓航

       6月2日,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原副所长、山东大学唐仲英讲座教授白云翔先生应邀来我院做题为“秦汉铜器的时代特色及历史地位”的学术讲座,讲座由方辉教授主持,考古系部分师生参加了活动。

       讲座主要由四部分组成,即引言、秦汉铜器的时代特色、秦汉铜器的历史地位以及结束语。首先,引言部分简单回顾了我国历史上青铜器的发展,在我国铁器时代开始的前六百年间,即秦汉时期,铜器的使用和制作还在继续。然而,目前学界对秦汉时期青铜器的关注不够,这一时期的青铜器是什么状况,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以及如何在青铜器发展进程中看待这一时期的特色,是今天讲座主要探讨的问题。白云翔教授指出,要用全局的视角、比较的眼光来看待秦汉铜器。这一时期的青铜器有以下五个时代特色:铜器构成的巨变与铜器功能的日常生活化;铜器应用的平民化;铜器风格上实用性与艺术性、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的高度统一;铜器制作工艺的多样化及综合运用;铜器(钱币除外)生产经营的私营化及其产品的商品化趋势。这些特色形成的动因,主要有铁器工业的高度发展与铜器工业的继续、思想观念由重“礼”和“形”转向重“实”和“俗”、青铜工艺创造开始转向多种技术的综合运用、政府对私人铜器生产经营控制的减弱等等。随后,白云翔教授讲述了秦汉铜器在秦汉文明中发挥的历史作用以及它在中国古代青铜发展史上的历史地位,并得出结论:秦汉时期的铜器虽然已经不再像青铜时代那样在社会历史文化的总体中占据主体地位,但它并没有衰落,而是发生了转型,迅速走向生活化、平民化,铜器工业仍然具有相当的规模。另外,铜器工艺技术全面成熟并综合运用,形成了新的时代特色;铜器艺术不断取得新的成就,形成了新的时代风貌;铜器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发挥着新的作用。

        讲座结束后,白云翔教授与考古系师生就秦汉时期的杆秤是否有实物资料、山东地区铜器有无地域特色、如何看待考古学的统计分析等问题进行了深刻探讨。白云翔教授还指出,观察一个时段的文明,关注其主要的方面,如商周青铜器、秦汉铁器等,这种方法是正确的,但是容易忽视对整体的把握。

       最后,方辉教授对本次讲座进行了总结,他指出白云翔教授本次所讲内容是对老材料的新思考,提出了很多问题,涉及铜器分类、工艺以及社会消费阶层等很多方面,对很多同学的研究方向和论文写作具有启发意义。

        白云翔,男,汉族,1955年12月出生于山东省淄博市,籍贯山东省章丘市。1978年7月毕业于山东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同年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工作至今。历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考古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职称评审委员会主任,《考古》月刊和《考古学报》季刊编辑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考古学》英文版副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考古系学位评定委员会副主席。兼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副主任,国家文物局金属与矿冶文物保护重点科研基地学术委员会委员、丝织品文物保护重点科研基地学术委员会委员;全国文物与博物馆专业硕士研究生指导委员会委员;亚洲铸造技术史学会副会长,中国考古学会理事,中国文物学会青铜器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山东大学唐仲英讲座教授、日本爱媛大学铁器文化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德国慕尼黑大学世界古代文化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等。在国内外发表学术论文、专著等100余篇(部);先后主持多项国家社科基金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课题以及国际合作项目。